首页  »  武侠古典  »  

杀手小庄全文阅读,杀手小庄免费在线阅读

杀手小庄  小庄,小庄是谁?  小庄就是小庄,小庄是杀手。  江湖上好像还没有不知道小庄的,只要你练过几天拳脚就会有人给你讲小庄的故事,就连打把势卖艺的都知道小庄,小庄的确很有名。  有人说小庄是个文弱的书生,有人说小庄是个黑脸判官,也有人说小庄是个老先生,其实没有人见过小庄的面目,因为见过小庄的人都死了。  李常见坐在酒楼里,酒楼上很热闹,在他身边有五六个桌子围绕著他,每个桌子都坐了五六个人,这些人是李常见请来保护他的,因为小庄要杀他。  江湖上,人们叫李常见为“血手印”,因为他13岁便学成了西藏秘宗的绝学,李常见一生打抱不平,他只做过一件另他一生愧疚的事情,在一次醉酒以后他鸡奸了一个花季少女,并把她杀掉,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甚至将这个女孩挫骨扬灰,本以为这是他永远的秘密,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人知道,而且请来了小庄!  因为李常见在江湖上的名誉,所以这次有许多朋友来相助,包括许多黑道上的朋友。  初七,小庄要杀李常见的日子。  李常见要呆在酒楼里,下面是热闹的人群,左右是自己的兄弟,李常见觉得自己很高明,因为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杀手很难在这么热闹的酒楼里下手,他认为小庄也不例外。  晚霞渐渐染红了天空,整整一天都没有什么动静,李常见紧悬著的心逐渐放松。  耳边传来楼下卖唱女的阵阵歌声,煞是有味儿,应和著繁华的夜景,李常见忽然觉得活著是那么的美好!  李常见叫来店小二问:“楼下是谁在唱曲儿?”  小二说:“是瞎眼老头和他的 女。”  李常见说:“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卖唱吗?”  小二点点头说:“好几年了,听说是逃荒过来的。”  李常见说:“你让他们上来,给我们唱个曲儿,我有赏。”  小二点头而去。  李常见现在的心情的确很好,因为太阳快下山了,只要太阳下山,即便小庄站在他面前也不能杀他,因为这是小庄的规矩,永远不变的规矩。  楼梯一响,上来一个老头和一个女孩,老头白花花的头发和女孩乌黑的头发形成强烈的反差,女孩搀扶著老头,老头的眼睛是瞎的。李常见好好看著老头,老头的脸好似干裂的土地,散乱的白胡子纠缠在一起,驼背很厉害。女孩穿著打补丁的衣服,但是很干净,脸上稚气未脱,只是不敢见人。  老头颤巍巍的坐在椅子上拉起了胡琴,女孩开始唱了起来:“西山明月当头照呀,青松迎风阵阵摆,奴家心里思人儿呀,谁知奴家心…”女孩很害怕见人,只是侧著脸唱著,腔调细腻竟然不输艺女,大家都听得入了神,李常见也微微有些动神……  女孩唱完一曲,冲著众人深施一礼然后搀扶著老头徐徐走了下去。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掌灯时分,小二点灯上来,突然惊叫一声转身便跑!李常见的朋友一起围拢过来仔细一看!只见李常见已死,浑身无伤,只在他的太阴三穴上插著三根如牛毛一般的细针!众人再找那卖唱的父女却早已经不知踪迹。  这便是小庄,他就是那个卖唱的女孩,在施礼之时,射出三针,取李常见的性命。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小庄不但精通易容,而且深谙音律,更何况他的暗器天下第一,李常见如何不死?  ……  落花楼,女妓之所在。  一个浪荡的年轻人坐在床上,他的面前陈列著两双玉体,这是落花楼的两个最美丽的女孩子,一个娇弱,一个丰满,年轻人左冲右撞,两个女人在他的胯下交替嘤 ,直到被年轻人撞击得奄奄一息才被抬下去,然后又换两个女人。  听说,最后连落花楼的老鸨也没能逃过此劫,直被这个年轻人弄得死去活来才算完,老鸨喘息著说:“冤家!今夜我不收你一文钱,但只许你日日弄我,直把我弄死在你怀里便是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收起长枪,扬长而去。  ……  张文举和张武举是两个亲兄弟,听说他们从小就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是一起,就连老婆都是共用一个,所以武林中称他们为‘双煞星’,他们受业于黑道老魔十缺子,练的是最晦暗的‘阴阳绝户神功’,当年被武林中白道侠客称颂的莫苍山六君子一夜之间被斩尽杀绝,有著白道首 之称的‘干坤九转’罗虹深老前辈在退出江湖以后还被满门屠戮,更让人发指的,‘飞△帮’十三位女帮主被奸淫致死以后还抛尸荒野……  这些都是这兄弟两人的杰作,但他们和小庄一样,都是杀手,没人能见过他们,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作了鬼。  可偏偏就这么怪,这兄弟两个竟然听说有人买了他们的命!而来取货的便是小庄!  张文举听完,看看张武举,两人忽然哈哈大笑,他们只说了两句话。  张文举说:“让他来!”  张武举说:“让他死!”  八月初八,张文举和张武举来到落花楼。  他们是这里的常客了,每次都是共嫖一女,张文举喜欢前庭,张武举喜欢后庭,妓女们对他们又爱又怕,因为他们给的钱都是黄金,所以妓女们爱,因为伺候他们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妓女们怕。  落花楼的姑娘都是身经百战的床第高手,可是,要是被整整弄上一天一夜还是 要一点胆量的。曾经有个不怕的女人向他们挑战,可惜,在房间里干嚎了半宿便没了声息,听说那个女人是极乐而死的,因为她的阴精已经流干。  但并不是所有的妓女都是这个下场,否则他们也不会是这里的常客了。  老鸨见了他们就好像见到了怠铺,急忙招待。  张文举说:“听说前几天来了个年轻人,很厉害,把整楼的姑娘都弄了。”  张武举说:“今天我们来就是想会会他,让他来,看看到底谁更厉害点。”  老鸨笑著说:“您们可别听传言,哪有这样的人,世上还有铁人不成?前几天是来过一个年轻人,不过玩玩就走了,我想他知道您们来了,还敢来这里找死?”  张文举说:“真的没有来?”  张武举说:“你要说实话!”  老鸨急忙说:“真的!真的!”  张文举说:“准备房间,要最好的姑娘!”  张武举说:“麻利一点,否则拆你的楼!”  说完,他们扔给老鸨一块大大的金锭子。  老鸨乐得直想叫他们爹。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这次的姑娘真好!丰满的身体,绸缎一般的皮肤,大大乳房,乖巧的小嘴,尤其那双蹬著红色睡鞋的小脚,几乎让男人马上动情。  姑娘跪在地上弄大了兄弟两个的根,然后三人缠绵著倒在床上。  房间里门窗紧闭,但娇啼的叫声还是传了出来,声音由小到大,逐渐高昂惨烈,听得人热血沸腾!  房间中,兄弟两个各执一根,奋勇插入姑娘前后的神秘之处,圣水激荡,姑娘的两支绣花小脚早被兄弟两个舔含吸吮,意乱程度难以言表。  就在紧要之时!突然有人敲门,声音急促而紧张!  张文举嚷到:“谁?!”  张武举嚷到:“杀!?”  门被撞开,两兄弟‘嗖’的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见,却是老鸨。  老鸨颤抖的说:“不,不好了!外面来了个又胖又丑的女人!正大声叫骂,让您们赶快出去!”  兄弟两个一听,便是一怔!  就在此时,忽然从门外闪进一条黑影,快似闪电一般!一缕寒光劈了下来,两兄弟再要躲闪已经来不及,怪叫一声,向后撤身,张武举受伤,那黑影连续追击,张武举丝毫无还手之力。  张文举运功向黑影猛劈过去,黑影不进反退,后背撞入张文举怀中,张文举一惊之№,寒刃已然插入心脏,张文举向后倒去,黑影再一闪,直扑张武举,张武举大叫一声一脚踢出,却见黑影一矮身硬硬的承受了一脚,但寒光已然刺入张武举的咽喉!张武举摇晃两下倒地不起。  张文举说:“是……谁?”  张武举说:“小……庄!”  兄弟两人绝气身亡。  房间里,那个放浪的年轻人靠在墙壁上眼睛里露出笑容。  这便是小庄!  为了引诱他们来这里,小庄先是御遍落花楼的女子,然后他又早剩解到这兄弟是天不怕,地不怕,浑身刀枪不入的人,但世界上没有完人,人总会有弱点,即便肉体上没弱点,精神上也会有,这兄弟有一个弱点,说来可笑,那便是怕老婆!  他们共娶一个老婆,怕得要死,因为他们的老婆是老魔十缺子的女儿,又胖又丑的一个女人,只是这女人根本是个瘸子,不会走路,所以老鸨说那女人来到青楼,这兄弟两人才觉得纳闷,也就是这一怔之间,小庄便出手了!高手过招,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更何况是小庄这样的高手!  ……  ……  小庄,小庄是谁?  小庄就是小庄,小庄是杀手。  小庄的故事还很多,要不要我一一讲来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