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鬼手全文阅读,鬼手免费在线阅读

鬼手(一)  美人李三娘躺在白玉做成的冷床上,她大大的分开双腿,任由男人们将粗大的鸡巴插进她那紧紧的浪 里泄了再泄,被吸收的阳气汇集在她的丹田里转化成功力,李三娘微微的笑了。  近两个月,夜夜如此,春花楼几乎每夜都被排成长队的男人们占 著,谁都知道春花楼里来了个喜欢白挨操的美人儿,有便宜谁不占呢?更何况是这样的便宜!  美人李三娘懒懒的翻了个身,把她那个肥美的大屁股探出床头,对著刚想上来的男人说:“来,客官,奴家的屁眼儿也寂寞得很,客官若有兴趣,奴家愿为您颂吟一曲后庭花,如何?”  年轻的男人直被李三娘的媚态看得呆了,突然一长身,粗大的鸡巴头顶进粉红色的屁眼儿里,李三娘腻腻的叫了一声:“哎呦,不懂得疼人的冤家!啊!!啊!啊!”  李三娘所练的密宗神功可以将所有接触到的精阳之气纳入丹田,更何况是屁眼儿呢。  被李三娘吸收阳气的男人都不会长命,可李三娘并不强迫男人,这些人都是好色之徒,都是自愿的。虽然如此,可难道李三娘这样就没人管吗?有人管,当然有人管!只不过,那些敢管李三娘的人都已变成了死人,只好到地下去管了。  所以,武林中称李三娘‘断仙子’也就不奇怪了。  李三娘的两个徒弟,一个叫春花,一个叫秋月,她们和李三娘一样也是极尽淫乱之能事的女淫贼,此时这两个小魔头也不甘寂寞的双双跪在床头两侧,春花负责把男人们的鸡巴叼得大大硬硬的,而秋月负责把刚刚泄身的男人的鸡巴用小嘴清理如新,一时间春花楼里真是天下淫乱之大观,男欢女叫,阵阵淫声彻夜不眠!  正当午时,火辣辣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江平城里死一样的寂静,所有的人都避暑去了,大街上静悄悄的,也惟有一阵阵烤人的热风带起街角的招牌作响才给人一点生气。  就在这热浪肆虐的时候,从城门走来一个人,烈炎之下,这人慢慢的走著,显得那么孤独,也彷佛天地间就他一个活人相似,走近了,突然发现这个人原来是个跛子,难怪他走得这么慢,过了城门,这个人突然站住,把头上那顶又大有破的竹笠摘了下来,跛子长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虽然汗水和风尘遮掩了他的真面,可仍旧能从他发亮的眼神中看出俊俏,只可惜他是个跛子。  男人摘下竹笠,从腰间摸出一个葫芦,打开葫芦嘴,放进嘴里,清清的水润湿著他的嘴唇,男人微微的出了一口气,彷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到了,总算到了。”说完,他带好竹笠继续向城里走去。  李三娘舒服地坐在木盆里,春花和秋月一左一右的伺候著,木盆里漂浮著白色的冰块,这是县太爷刚刚派人送来的,李三娘也不过只是和县太爷睡了两次,这个老色鬼就休了和他过了三十年的结发夫人刘氏。  李三娘把一条洁白的大腿伸到木盆外面,三寸小脚浪浪的甩了甩,李三娘对著秋月说:“舔。”  秋月急忙伸出舌头舔起李三娘的小脚,李三娘开心的笑了起来,春花隔著木盆揉著李三娘的肩膀,轻轻的说:“师傅,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呀?咱们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城里的男人差不多都见过了。”  李三娘哼了一声说:“这次师傅出关,必须吸尽一千零八十个男人的阳精,现在才刚刚三百,还早著呢,你著急什么。”  春花腻腻的说:“师傅,那咱们何不找个大点、人也多的地方,比如杭州,那里烟花柳巷多的是,男人也多,好色的男人更多,我真想到那里看看杭州的景色。”  李三娘冷笑了一下,说:“你懂什么!杭州虽然男人多,可那里的男人不如这里的淳朴,只有淳朴男人的阳精才有助师傅的功力,一个好男人的阳精可比十个色鬼,等师傅差不多了,自然带你们去杭州。”  春花听完,高兴的说:“真的?师傅,您带我们去杭州?”  李三娘笑著点点头。  突然!李三娘扭过头对著窗户喊道:“外面的客人听够了没有!进来亮亮相吧!”  春花和秋月急忙站起来靠在李三娘左右。  ‘啪!’一声巨响,窗户一下子被撞了个粉碎,黑影一闪,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竟然是那个跛子!  男人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好!好功力!不愧是断仙子!”  李三娘不慌不忙的从木盆里站起来,光著绸缎一般的身子冲著男人浪浪的一笑:“这位小侠客,你我从没谋面,你却跑到我的窗户下听我们女人说话,难道想哈哈……”  男人也不慌不忙的靠在墙角坐下,冷冷的笑了一下,说:“李三娘,有人呢出钱要你的命,我今天来就是杀你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听完男人的话,李三娘忽然好像看到了天下间最最可笑的事情一样,乐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春花和秋月也在一旁浪笑起来,“哈哈,春花、秋月,你们听到没有,这个瘸子竟然要杀我,哈哈!”  春花也笑著说:“师傅,我看他一定是中了暑,这会正说胡话呢,哈哈。”  笑了一阵,李三娘突然拉下脸,冷冷的问:“我想知道,是谁要你杀我?”  男人一直坐在墙角看著这三个女人,听完只说了四个字:“江西南宫。”  李三娘想了想,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前年我到江西,那南宫世家的独苗南宫英杰死活缠著我,最后被我吸干阳精扔进太湖喂王八去了,嘻嘻,我听说南宫世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他一死,南宫岂不要绝种?哈哈……”  李三娘又问:“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男人看了看李三娘,冷冷的说:“南宫世家把他们家唯一的宝贝女儿送给了我,我不过让她做了一个端尿暖被的丫鬟。”  李三娘狠狠的‘呸’了一声,说道:“你也真敢吹!谁不知道南宫世家的宝贝女儿南宫月是老儿南宫雷的掌上明珠,他会把自己的宝贝孙女送你当丫鬟?哈哈,你也配!”  李三娘又使劲的啐了两口,狠狠的说:“小兔崽子!今天算老娘倒霉,我先扒了你的皮,然后再找老儿南宫雷算帐!”  李三娘刚要动手,春花笑著说:“师傅,捻死个臭虫何劳师傅动手,徒弟我给您添个乐。”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说完,春花一晃身跳到男人的面前,冷笑到:“瘸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说完,一伸手就是密宗的绝学‘阴阳绝户手’直奔男人的裤裆抓来!  男人还是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你的废话可真多!”只见他好像懒懒的翻了个身,可就是这么一翻身竟然将春花的招式化解得无影无踪,春花立时空门大开,李三娘看得清楚,急忙大叫一声:“徒儿当心!”  可话音未落,只听春花一声惨叫‘啊!!!’被男人一掌击在左乳之上,足足弹出四尺,立时倒地身亡!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李三娘万万没想到,自己苦心培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徒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眼前这个瘸子打死,就在李三娘还沉浸在痛苦之№,秋月怪叫一声:“还我姐姐命来!呀!!”  秋月一上来便使出了李三娘的绝学‘密宗大手印’,娇嫩的一个手掌立时变得又红又大,红光一闪,直奔男人的脑门拍下!‘密宗大手印’是密宗七十二绝学之一,练到顶级可以焚金化石,秋月小小年纪却在李三娘的培养下练到了第二层,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凭借秋月的功力在武林中已经难以找到对手。  男人见秋月一上来就是拼命的狠招,他并不慌张,只是冷冷的一笑,忽然伸出两个手指对著秋月的掌心插来,那姿势彷佛就是诗人点指作诗一般甚是潇洒,可男人一伸手,李三娘大惊,急忙喊到:“徒弟快退!”  可李三娘‘退’字还没出口,只听秋月‘呀!’的怪叫一声,顿时如死人一般摔倒在地,浑身的血液彷佛被抽干,两支绣花小脚一阵乱蹬,从她那浪 之中‘兹’的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秋月绝气而死!  ‘断仙子’李三娘一连失去了两个弟子,直疼得她心肝俱碎!怠牙一咬,娇喝一声:“王八蛋!老娘今天一口一口活吃了你!!呀!”  李三娘情急之下使出了自己看家绝学‘密宗断掌’,只见她双掌如淫蝶戏花一般掌掌不离男人的致命之处,此时,这个男人也不敢大意,急忙立起身形与李三娘打到一处,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刹那间掌风翻飞,人影晃动,两大武林高手在此交锋!  打到一起,李三娘才发现,这个瘸子简直深不可测,在短短的十几招里,他竟然使出了三个不同门派的密学,峨嵋派的‘风舞流星’轻功,武当的‘一气混元掌’,最后的一腿竟然是江南慕容世家的不传绝学‘金燕剪刀脚’!李三娘回忆起他刚刚打死春花和秋月的招数,却分明是少林神功中的‘铁罗汉神功’和华山派的‘射月穿花指’!  这是什么人呀!怎么会这么多绝学!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他到底是谁!想到这里,李三娘急忙抽身撤步喊了一声:“慢!”                (二)  李三娘喊了一声,男人停了下来,李三娘压了压心中膨胀的怒火,看了看地上两个徒弟的尸首,怠牙紧咬道:“畜生王八蛋!你说,你叫什么!报给姑奶奶听听!也好在阴曹地府给你登个记!”  男人听完,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慢慢的说:“反正你也快死了,告诉你也无所谓,我叫许志坚,武林无名小卒一个,出道不久,还没混出什么名号,可以了吧?”  李三娘听完说:“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话,姓许的,你敢不敢让老娘穿上衣服和你过招?”  许志坚闻听嘻嘻一笑说:“您请自便。”  李三娘用眼睛看著许志坚,身形移动到床头,伸手一摸,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段碧绿色的绸子,打开一看,足足有一丈。其实外人不知道,这软软的绿绸子却是李三娘看家的兵器!  这碧绿色的绸缎看似和普通绸缎无异,实则不然,这绸缎乃是用天竺国一种稀世的金蝉子吐出的丝编织而成,莫说水火,就连那干将莫邪的锋刃也不能毁它于万一,而且,这丝还有一种秘用,就是能让男人欲火高涨。  李三娘出道以来很少用过兵器,这次也是迫不得已。兵器在手,李三娘心中多少踏实了一点,心想:看这小畜生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满身绝学,如用平常招数恐怕难以取胜,不如用师傅传给我的‘密宗金丝缠腕手’胜他,也好早早为我两个死去的徒弟报仇雪恨!  想到这里,李三娘大叫一声:“畜生王八蛋!你给我拿命来!”身形一晃和许志坚重新战到一处!  再次交手,许志坚突然发现李三娘手中挥舞的绸缎彷佛如灵蛇出洞一般,稍不留神就被缠住双手,任凭你怎样挣脱却是无法撕裂,许志坚头脑里猛的一转,迅速回忆自己的看过的所有秘籍,突然一惊!心想:莫非这骚老娘们手里的绸缎就是书上所说的‘天竺碧玉丝’?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使用的也肯定是‘密宗金丝缠腕手’了!只怪我这次出山没把《密宗绝学录》看完!  许志坚心中懊恼,稍一走神立时被李三娘的绸缎缠住了左手,许志坚心中一惊,急忙使出点苍派绝学‘飞虹九式’中的‘霜打梨花’想要脱开,可李三娘绸缎一抖,再一抖,一股劲气突然迸发,许志坚胸膛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  这一下可真是不轻,许志坚只觉得心口发甜,一口鲜血‘噗’的喷了出来,还没等他躲闪,李三娘一掌正击在他前胸,许志坚胸口接连挨了两下重击瞬时觉得五脏彷佛都碎裂一般,接连喷了好几口鲜血,虽然内伤很重,可许志坚神智却还清醒,脑筋一转,心中暗想:看来只有用绝招了!这就是机会!  想到此,许志坚脚下一趔趄,彷佛要摔倒,右手慌乱之中使出青城‘迷踪八掌’中的‘鹞子冲天’掌心外翻直奔李三娘面门拍下,李三娘要的正是这招,心说:畜生王八蛋!老娘正等著你呢!  只见李三娘浪笑一声,左手的绸缎猛抖,右手使出‘密宗金丝缠腕手’中的‘巨蟒果食’‘唰’的一下扣住许志坚的脉门。  脉门就是命门,武林高手如果被人扣住脉门就等于把命交到别人手中,许志坚此时左右两手均无法动弹,身受内伤,脉门被扣,即便是有天大的本 也只有等死了,李三娘想到惨死的徒弟,心中怒火焚身,左脚一抬,那绣花小脚直向许志坚裤裆踢来!嘴里大叫一声:“死吧你!”  在李三娘看来,许志坚已经是个死人了,满身都是空门,自己只想快速致他于死地。可这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那么出人意料,当老鹰抓住兔子的一刹那又怎会想到自己也和对手一样身处险地呢!  许志坚果然是空门大开,可李三娘又何尝不是呢?可李三娘知道许志坚的双手都被自己缠住,而一个人也只有两支手……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许志坚忽然怪叫一声‘啊!!!’李三娘只觉得眼前黑影一晃,‘啪!’的一声巨响,李三娘左胸被重重的印了一掌。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如换了平常的功夫,李三娘还不致于丧命,可难就难在这一掌却是蕴涵了山东雷家的‘五天贯心神功’精纯的掌力彷佛是雷家的掌门人雷洞天使用一般,悄息无声之中却隐含著风雷惊天的功力!李三娘只叫了半声便已经五脏俱碎了,整个人足足被打出六尺,死尸如一幅画一样被嵌入墙壁之中!断仙子只是到临死的时候也想不出这一掌是怎么打出来的,只因人都有两支手,两支手……  ……  杭州,天下繁华销金之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自大唐以来,国家重视发展商业,杭州自然成为重要的通商口岸,一时间,杭州的绸缎、工艺品、翡翠成为了全国的畅销货,又赶上太平盛世,自然到处是歌舞升平,一片繁荣景象。  武林中人,提起杭州就必然想到两个人的名字,‘九天神龙’周百安老前辈和‘玉麒麟’李长水。  这周家和李家都是杭州的世代富豪,也是武林中公认的白道人物,两家世代和好,并有联姻,真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两家不但产业大,而且人口也多,再加上都是武林中人,好交朋友,所以黑白两道上的人物都给他们面子,这几年也加上武林中太平无事,所以周百安和李长水也就乐得清闲,每日里除了教习孙儿们读书习武以外也就是凑到一起喝茶聊天,其乐融融。  入夜,豪宅之中。  ‘扑哧!扑哧!扑哧!……’连声的脆响,男人仰天舒服得长出了一口气,笑著说:“夫人,这几年你这床第之间的功夫真是越来越精进了!你那浪 越发的紧,越发的润滑了!好舒服呀!”说完,男人按住女人的屁股又使劲的操了起来。  女人一边快乐的挨著丈夫的操,一边娇羞的道:“死人!这还不都怨你!自从把我娶进门来,这几年你哪天晚上闲著过?哎呦!你慢点……啊!啊!啊!”  男人听完呵呵一笑说:“这就叫爱之深,则操之切!哈哈,宝贝夫人,你不知道,自从我第一次到你们府上拜见父亲大人李长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哦!哦!……”男人觉得小腹一热,故不得说话,急忙趴在女人的后背上,两支大手使劲捏著饱满的乳房,屁股一个劲的往里顶,粗大的鸡巴头从 里带出一股股粘粘的淫水,忽影的灯光之下显得油亮油亮的。  “啊!啊!啊!……相公!快!使劲点操!……哎呦!哎呦!”美丽的女人一边激励著自己的丈夫,一边使劲的扭动著肥嫩的屁股,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只希望这粗大的鸡巴永远不要软下去。  房间中的这两人,并非别人,男的姓周名世杰,乃是周百安的独子,武林名号‘破天剑’。  这周世杰也是堂堂的白道人物,师从武当派宿老,是‘武当二老’中清风子的得意徒弟,深得二老喜欢,手中九九八十一招破天剑法也是打遍武林无对手。女人则是周世杰的正室夫人,也是‘玉麒麟’李长水的掌上明珠,武林名号‘金丝飞 ’李晓梅,她师从峨眉派掌门‘千手神尼’,容貌、暗器、轻功均是武林中一绝。周、李两家门当户对,又是世交,联姻也就不足为奇了。  李晓梅一边扭动著屁股,一边说道:“好相公!我!我!我要!我要!……哦!哦!”  肉肉相碰,发出‘啪啪’的脆响,周世杰抽出鸡巴,李晓梅顺势翻身躺在床上,自动用手抓住两支小脚大大的分开双腿,只见那双腿之间的黑色 毛儿早已经被淫水弄得湿湿的。  周世杰挺著硬硬的鸡巴再次插入,一插到底,笑道:“夫人,我周世杰何世修来的福分,能娶到象夫人这样的才色佳人,夫复何求!”说罢,大力挺动著屁股操了起来。  李晓梅只觉得 里如万蚁啃咬一般的刺痒,一边快速的扭动著屁股,一边哼哼道:“快!快!相公!痒啊!哦!哦!”两支蹬著红缎子绣花鞋的小脚被周世杰扛在双肩之上不停晃动,周世杰看在心里,只觉得那精美的肉脚彷佛在召唤他一般,周世杰急忙褪掉一支绣花鞋,一张嘴,把那圆润肉滑的脚趾含进嘴里仔细品匝滋味儿,下面的鸡巴更加硬挺粗壮了!  玩了一回,周世杰拔出鸡巴,躺在床上,李晓梅急忙翻身,一个白白的屁股对准鸡巴坐了下去,两人又交合到一起,周世杰一边看著夫人满脸浪浪的表情,一边回想起那年新婚之夜,忍了二十多年的欲火在那夜得以抒发,整整从定更操到五更,直把李晓梅操得声气皆无,这几年来, 馈闲聊也与夫人总结出不少心得,床第之间更加乐趣无比。  李晓梅狠狠的扭动著屁股,忽然软绵绵的趴到丈夫身上,小声道:“相公,我……”  周世杰只觉得夫人 里一紧,一股火烫的热流浇到鸡巴头上,顿时鸡巴一挺‘突突’的射了出来!  缠绵过后,李晓梅如白羊一般靠进丈夫的怀中,享受著高潮后的馀韵。  “夫人,你觉得如何?”周世杰侧脸问。  李晓梅娇羞的道:“相公,欲仙欲死,其乐无穷。”  周世杰看著夫人娇羞的模样,不禁欲火再次上升,温柔的说:“夫人,不如咱们再来一次如何?”  李晓梅刚要说话,突然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听得清清楚楚,李晓梅还没动,周世杰却大吼一声:“什么人!!”身形一闪,已然穿窗而出。  房间外面是庭院,月光之下,周世杰只见一个蓝布粗衣的年轻人站在当中,与此同时李晓梅也穿窗而出,她将手中的剑交给周世杰,重剑在手,夫人在旁,周世杰顿时气贯长虹,冷冷的笑了一声说:“朋友!深夜到我府上,不知有何贵干?还请报上名号!”  年轻人笑了一下,说:“久闻杭州周家乐善好施,今夜特来拜会,是想找您‘破天剑’借一样东西……至于我?嘿嘿,无名小辈许志坚,想来大侠您没听过吧?”  周世杰身为白道侠客,出道多年,还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直呼他名号的,不想今夜被一个无名小辈呼名唤号,顿时觉得怒火上升,冷言到:“敢问许朋友想借什么?”  许志坚嘿嘿一笑到:“这件东西我要来没用,不过是别人托我,不好不要,就是嘛……嘿嘿,馈下您的一双手。”  许志坚听罢,简直怒不可遏,冷笑到:“好!好,好。东西当然可以给,不过,先要问我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                (三)  许志坚听罢嘿嘿嘿的笑了一声,俊朗的面容顿时变得惨厉起来,冷冷的说:“好呀,那我就问问您的剑,早听说‘破天剑’是武林一绝,今天我真要 教 教。”  说完,许志坚双手插腰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  此时的周世杰简直要气疯了,抽剑就要刺,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李晓梅突然拉了一下丈夫,小声说:“相公!我看这个人来头不小,他这样,是想气气你,心乱则无法用剑,相公不可上当!”  一句话顿时点醒梦中人!许志坚不禁汗颜,心想:夫人所言不差!用剑者最忌讳心乱,我怎么连这点造诣都没有了。  想到此,许志坚急忙长出一口气,稳定心神。李晓梅见丈夫安静下来,甚感心喜,对周世杰道:“相公可先在一旁观战,待妾身与他交手,咱们也看看他的来路。”  许志坚闻听点点头道:“夫人当心。”  李晓梅微微一笑,身形一闪跳到许志坚面前,娇声道:“这位小兄弟,你想和我相公过招恐怕还不够资格,你家姑姑陪你走几招!”  许志坚见李晓梅跳了过来,微微一笑道:“莫非这位就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金丝飞 ’李晓梅?”  李晓梅傲然点头道:“正是你家姑奶奶!”  许志坚一笑道:“如果李侠女想和小生过招倒不如去床上,小生我床第之间的招数比你家相公可强多了,哈哈哈哈……”  这一句话顿时惹恼了‘金丝飞 ’,李晓梅断喝一声:“大胆的小淫贼!看招!”  说完,李晓梅一伸手就是峨眉派绝学‘柳絮回风掌’只见织掌翩翩,处处不离许志坚要害!  许志坚一边淫笑,一边随掌摆动,使用的竟是同样峨眉派的‘风舞流星’!李晓梅一见急忙抽身跳出,大喝一声:“且慢!你……你是谁!?怎会我峨眉派的秘传之学?!”  许志坚冷笑一声,怪声道:“秘传之学?哈!臭遍大街的把势功夫也配叫秘传?哈哈!”  李晓梅闻听怒道:“大胆狗贼!竟然口出不逊!看掌!”  二人再次动手,许志坚阴道:“本来我不想杀人,这可是你逼的!”  说完,许志坚一伸手顿时李晓梅觉得阴风四起,掌影霍霍,突然!许志坚仿佛一掌击空,顿时空门大开,李晓梅一见,心想:该死淫贼!你死期已到!  李晓梅急忙使出‘柳絮回风掌’中一式‘风摆残柳’一掌拍向许志坚胸口,李晓梅本以为这一掌足以致命,可哪里知道,就在她掌距胸口还有半尺之时,许志坚突然闷哼了一声,‘啪!’的一声,竟然两掌相对!李晓梅只觉得从手掌中心突然涌出一股大力,心神一镇,五脏俱焚,‘啊!’的叫了一声被震了出去。  还没等她落地,许志坚身形一晃,一支瘸脚踢出,用的却是广西 家的‘地煞腿’!这一脚快如闪电,从下往上兜裆踢出!‘啪!’的一声正好踢到李晓梅两腿之间!李晓梅惨叫一声竟然像个毽球一般被踢得腾空一丈!  也就在李晓梅绝气的时候,她运足最后一点功力打出了自己的独门暗器‘梅花镖’,光影一闪,许志坚叫了一声急忙闪躲已然来不及了,三镖中躲开两镖,最后一镖正扎在他肩井大穴,顿时钻心巨痛!许志坚惨厉的叫道:“死!我让你死!”身形一晃,再一晃,李晓梅尸体还没落地,许志坚又踢出一腿,仍旧踢在李晓梅两腿之间,李晓梅再次被踢得腾空而起,只不过这次已经是声息皆无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在一边的周世杰眼见爱妻惨死,连尸体都被许志坚如此糟蹋,心中早已悲痛欲绝!近乎疯狂的大叫一声:“我跟你拼了!还我夫人命来!呀!!!”  疯狂之下,周世杰的剑招已然变形,简直和乱砍差不多,毫无章法可言,这那里是许志坚的对手,只一照面,许志坚便一掌印在周世杰的面门上,这一掌打得也实在太狠,直把周世杰打得满脸开花,脑浆迸裂,闷哼一声顿时绝气,可怜‘破天剑’纵横武林将近三十年,却和爱侣先后惨死家中……  金陵古都,南京古称金陵。从公元二二九年到五八九年的三百多年间,金陵曾相继是吴、东晋、宋、 、梁、陈六个朝代的都会,故史称六朝古都。金陵雄踞长江两岸,山峦环抱城郊,锦绣般的景色,山川的形胜,以及悠久而充满戏剧性的历史,千百年来,赢得历代风流才子为之讴歌吟咏不衰。金陵的商贸同样被历代君王所重视,在太平年间金陵更成为商贾云集的繁华所在。  北靖王府,当今万岁共有三个亲兄弟,北靖王爷最得皇上赏识,他不但相貌英俊,且博古通今,无论诸子百家还是孙武兵法都能倒背如流,治国而平天下。万岁是明君,北靖王爷又是自己的亲兄弟,所以皇上亲封北靖王爷为金陵王,手下统 重兵十万坐守一方。  时至八月十八,眼看万岁的生辰即将到了,这些天北靖王爷一直是吃不香睡不好,为准备皇上的寿礼而操劳,多亏了北靖王爷手下的幕僚军师,武林中人称‘千机变’莫三给给,北靖王爷才得已稍稍宽心。  这天,北靖王正在书房中处理公务,外面报事的人进来道:“禀王爷,莫三军师来了。”  北靖王急忙说:“请。”  话音未落,已从门外走近一人,个子不高,身材矮小,却是仙风道骨,一身羽衣,手中拿著一柄八宝羽扇。这便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智多星,千机变’莫三给给。  只听莫三给给道:“臣莫三给给拜见王爷,千岁千千岁。”说罢撩衣跪倒。  北靖王急忙说:“军师请起,来人,看座。”  莫三给给落座以后,北靖王问道:“军师,为万岁准备的寿礼如何了?”  莫三给给胸有成竹,羽扇轻摆微笑著说:“王爷宽心,臣已经将所有的寿礼准备好了,只请王爷差遣一干将,将寿礼运至京畿便是了。”说完,莫三给给从袖带里拿出一份大红礼单递给北靖王。  北靖王打开一看,光是稀世珍宝就有八件,这八件珍宝当中有一件宝物最为珍贵,乃是高丽国遗宝,取名‘龙首印’,这宝贝听说是天然而成,浑然一体,整个宝印宽七寸三,长五寸四,高六寸九,龙形龙首,印章之上刻著八个篆字:不离不弃,平安永寿。  这件宝物相传是高丽国开国至宝,高丽灭亡以后流失武林,直到百年以后才重现,莫三给给也是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辗转多时才得到的,这次晋献万岁全凭此宝。  北靖王看完礼单非常满意,说:“这次多亏军师相助,好!好!”  莫三给给急忙道:“王爷,这都是臣子该做的。”  北靖王又问:“军师,怀壁其罪,宝贝可要派重兵把守才是。”  莫三给给闻听,微微一笑道:“王爷您放心,我早已经安排好了,保证万无一失,再说,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打它的主意?”  北靖王听完与莫三给给对视而笑。  午时,天阴了下来,凉风四起,眼看就要下雨,大街上行人身形匆忙,惟有一个跛子却是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著,许志坚抬头看了看天,嘴里小声的说:“要下雨了,要下雨了。”说完,抖了抖身上的蓑笠仍旧慢慢的走著。  他三拐两拐,拐到了北靖王府门前,只见高高的台阶上四名跨著腰刀的军卫站在那里,配合著两旁的石狮子显得威武雄壮,许志坚停下脚步,站在下面仰头看了看门楼上的御笔金匾,上面苍劲的写著:北靖王府。许志坚忽然觉得心中好笑,不禁微微的笑了出来。  站岗的军卫一看有一个衣衫破烂的瘸子大咧咧的站在下面,心中有气,一个军卫走过来,站在台阶上上上下下看了看许志坚,怒喝道:“要饭的!快滚!这里是王府重地!快滚!快滚!”  许志坚撩眼看了看军卫,怪声说道:“要饭的不认识字,不知道什么是王府重地,我只知道,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军卫一听,怒喝道:“大胆!你个臭要饭的还敢耍贫嘴!当心办你一个有意刺王杀驾的罪名,砍了你的脑袋!”  许志坚冷冷的笑了笑,嘴里慢慢的说:“哎呦,真吓人哦,我可不想死,走了,走了。”  一边说著,一边慢慢的走了。  ……  两顶小轿,四个脚夫,一个老头。  轿子七拐八拐,停在了北靖王府后角门,角门一开,从里面探出一脑袋,老头急忙走过去,作揖道:“李小哥,烦劳您回禀刘大总管,春香楼绣月、怜花两位姑娘已经来了。”  李小哥看看左右没人,便把角门打开,小声说:“刘爷说了,让你们直接进去,快点!跟著我走。”说完让过两顶轿子,看看左右没人,急忙关好门。  门刚一关闭,从胡同口就闪出一条黑影,三晃两晃到了门边,黑影先是听了听,见里面没什么动静,突然一长身形‘噌!’的一声跳到墙头,再一闪,顿时消失在院墙里。  天越来越阴,雨点已经辟辟啪啪的下来,李小哥加快了脚步,一行人在偌大的王府里迅速穿梭著,与此同时,那条黑影也寸步不离的跟紧他们。  李小哥走到一个独立的小园门前,把轿子让进院里,关好门,对老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著,我去报事。”老头急忙点头,命令脚夫落轿。  黑影此时也蹿上墙头,仔细看著院子里,这个小园独立于王府,环境幽雅,很清净,一边是茂密的松竹,一边是二层的小楼,中间用鹅卵石铺的路隔开。  不大一会儿,李小哥又从二楼下来,身后还跟著两个老妈子,李小哥对老头道:“刘爷有令,先把人带进去,你们跟我到下房喝茶。”  老头急忙点头道:“是,是。”  早有两个老妈子过来把轿帘打开,搀扶著两个女人走上了二楼,黑影仔细观瞧,只见这两个春香楼的名妓果然不同凡响,一个饱满婀娜,一个成熟丰韵,年纪也就在二十上下,均都是天香国色的美妙佳人儿。  不提李小哥带著脚夫等人去喝茶,单说绣月、怜花两个姑娘被让到二楼,进了房间,只见地面上铺著厚厚的绒毯,中间一张檀香木的大床,四周的隔子里陈设著各种古玩玉宝,在大床上正坐著个中年胖子,大圆脸,狮子 ,大方口,满脸肉嘟嘟的,一见两个姑娘来了,胖子乐得眼睛眯缝在一起,对两个老妈子说:“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招呼任何人不得入内。”  两个老妈子规矩的说了声:“是,老爷。”抽身退出。  这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北靖王府的大总管刘,背后都叫他管事刘。这个管事刘身为王府总管,依仗北靖王爷,自然是威风八面,就连三品的京官也不在他的眼里,管事刘有一嗜好,最喜嫖色,虽然已经有三房夫人,可他还不满足,经常招来一些金陵各大妓院的压台到家里供他嫖色淫乐。  管事刘站起来,挺著大肚子走到绣月、怜花的面前,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美滋滋的说:“真是天香国色呀!果然不差!嘿嘿。来!宝贝!来!”  说完,一手搂著一个滚到床上。  三个狗男女瞬间赤裸相对,管事刘急忙命二女对面而跪,管事刘哆嗦著把已经硬棒棒的鸡巴插进绣月的小嘴里,而怜花却跪在管事刘的屁股后面舔著他的屁眼儿,‘哦!……’管事刘一边看著美人儿绣月叼著自己的大鸡巴,一边享受著怜花舔屁眼的乐趣,两个姑娘也是使尽功夫伺候著这位王府的大管家。  ‘吧!’脆脆的一声响,绣月用小嘴使劲的唑了一下鸡巴头,鸡巴怎禁得起如此刺激,顿时高高的挺了两挺,从粗大的鸡巴头里挤出一股黏液来,绣月急忙伸出香舌,用舌尖将黏液挑入小嘴,腻腻的道:“哎呦!好老爷!您看您,真是贵人呀!连鸡巴水儿都是甜的!来,让奴家好好吃个够!”说完,小嘴一张,慢慢的将整个鸡巴头含进小嘴里吮吸起来。  管事刘脸上的肥肉乱跳,强忍著泄身的快感,屁股微微挺动让鸡巴在绣月的小嘴里来回抽插。  怜花跪在管事刘的身后,小手使劲分开两片厚厚的屁股肉,一个黑色的屁眼儿展现在她面前,虽然也听姐妹们说伺候过客官这个乐儿,可她身为春香楼的压台却还是第一次玩这个活儿,怜花心说:女人命苦,妓女的命更苦,春香楼妓女的命最苦。  怜花杏眼微闭,小嘴轻轻贴在管事刘的屁眼儿上,一边用小嘴猛唑,一边用香舌舔弄,管事刘只觉得屁眼被一团暖肉包裹,又痒又淫,刹是舒服,不禁哼哼起来:“哎呦!真好!哦!哦!真舒服!好!”一个舔屁眼儿,一个舔鸡巴,管事刘享受著这 人之乐。  玩了一会,管事刘转了个身,这下换到怜花舔鸡巴,绣月舔屁眼儿,一时间房间里只听二女‘吧唧吧唧’的吸吮声,这三个男女极尽淫荡之能事。  “哎呦!哎呦!哦!”管事刘只觉得怜花的小嘴像个浪 一样,又紧又暖,鸡巴头被柔软的舌尖戏弄得又麻又酥,再加上屁眼儿被舔弄得痒痒的,一个没忍住,硬硬的鸡巴猛的连挺两下,管事刘急忙抓住怜花的发髻,腰部用力,使劲把屁股前后的挺了两下,怜花娥眉一皱,小嘴猛吸,管事刘‘啊!’的叫了一声,浓浓的鸡巴液喷进怜花的小嘴里。  泄身之后,管事刘也一屁股坐在床上,怜花将管事刘的鸡巴液尽数咽下,和绣月一左一右躺在管事刘的怀里浪笑道:“老爷,您如此神勇,今天我们姐妹算是开眼了。”  绣月也在一旁浪笑道:“老爷是谁啊?金陵城里哪个不知道北靖王府刘爷大名?老爷,今后您可要多爱惜我们姐妹。”  佳人在抱,管事刘顿觉得意,飘飘然的说:“嘿嘿,你们放心,回头我派人跟你们老鸨去说,把你们包下来,今后咱们就是床上的夫妻,你们可要好好伺候我哦?哈哈。”  绣月、怜花一边和管事刘说话,一边摸著他的鸡巴,软软的鸡巴在四支小手的摆弄下逐渐长大,管事刘就要再次提枪上马。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无声无息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大大咧咧的把门关好,慢慢的走进内室,一边看著床上的男女,一边冷冷的笑著。  管事刘按住绣月,鸡巴一挺,粗大的鸡巴瞬时消失在绣月的浪 里,怜花跪在管事刘的后面轻轻的推著他的屁股,管事刘舒服得前后晃动起来,‘扑哧,扑哧,扑哧’粗大的鸡巴头刮著绣月的浪 ,绣月两支小脚紧紧的盘绕在管事刘的腰部,浪浪的叫道:“哎呦!老爷!快!使劲呀!快!”  管事刘一边大力的摆动,一边喘息道:“哦!哦!舒服!哦!快!”百馀下后,管事刘急忙抽出鸡巴用手捏住鸡巴根,绣月小嘴一张叼住鸡巴头猛舔,怜花也在后面用牙轻轻的咬著管事刘屁股上的肥肉,管事刘哆嗦著放开手,鸡巴一阵乱挺,眼看就要泄身。  可就在这紧要的节骨眼上,管事刘突然听见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哼!好一个北靖王府的大总管,你活得倒是挺潇洒的!”  这一句话,声音虽然不大,可在管事刘听来不亚于晴天打了一个霹雳一般!一瞬间管事刘的鸡巴就软了下去,绣月、怜花也惊叫一声钻到管事刘的背后。管事刘急忙回头大喝道:“谁!?谁在外面!”  慢慢的,慢慢的,从外屋走进一个跛足的年轻人,虽然衣衫褴褛却掩饰不住俊朗的相貌,虽然跛足,却显得挺拔,许志坚走进了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