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丫环(四)全文阅读,小丫环(四)免费在线阅读

小丫环(四)苹儿上了大街,在人潮中漫步,四下张望,心想:「夫人跟春姐出来,可不知道在哪儿?要是碰上了,那就不好,还是多走巷子,先出城再说。」   想到此处,苹儿舍大街就小巷,一路往西出城。她脚步轻快地走著,心想只要出了城,就可以摆脱宋尚谦的淫威枷锁,此后的生活自由自在,再无拘束,心情真是舒畅极了。   她走著走著,转出一条小巷时,忽然看见前方街道上人潮熙攘,车水马龙,却是到了西街,那正是水燕楼所在之地。苹儿登时止步,心觉不安:「别要碰上老爷,还是绕路罢。」   为了谨慎起见,苹儿转身往来路回去,要另寻巷道绕过去。就在她转进一处陋巷时,忽然一个人影从旁蹦地跳出来,拦住去路,一脸狞笑,道:「喂,去哪儿呀?」   苹儿吓了一跳,一颗心险些没从口中蹦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看清来人,一副魁梧身材,却是宋府中的一名长工,名叫邓贵,当日宋尚谦带三个长工胁迫苹儿,其中一个便是此人。苹儿没想到会遇到这人,惊慌之下,吞吞吐吐地道:「你……你怎么在这?」邓贵冷笑道:「是我先问你,你要去哪儿?老爷夫人没吩咐,你跑出来做什么?」   苹儿强自镇定,深深呼吸几下,说道:「今天……今天是紫缘姑娘生日,我是来看热闹的。」邓贵眼光朝她身后瞥了瞥,笑道:「娘们跑去妓院看热闹,那岂不是是里骚透了,想找男人么?」苹儿脸上一红,不愿多做纠缠,转身想跑。不料一转过身子,又有两人挡在前头,正是另外两个曾逼迫她的长工,满脸淫笑,走上前来。   眼下情势,苹儿被三个大男人前后堵死在小巷里,心里登时慌张起来,靠在墙边,低声道:「你……你们……」邓贵嘿嘿嘿地乾笑几声,说道:「小妞儿,老实一点吧,你想趁老爷不在逃走,是不是?」苹儿被他一语道破,心上凉了半截,颤声叫道:「我、我没有……」另一个汉子冲上前来,揪住苹儿衣襟,笑道:「老爷早吩咐过咱们,要好好盯住你们这些丫头,你还想溜?」   苹儿心中懊丧之极,不禁珠泪盈眶,心道:「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要是被抓回去……老爷一定会重重罚我的,怎么办?怎么办?」   事到如今,苹儿除了害怕,实在做不出其他反应,泪水轻轻地滑下双颊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邓贵走到苹儿身边,扳过她的脸蛋,笑道:「你是跑不掉了!要是我们告诉老爷,说你企图逃走,定有赏赐……你可就惨了!」另外两人也跟著怪笑起来。苹儿更是惊惧,连声哀求道:「不……请不要说,拜托!」   邓贵贼兮兮地笑道:「行啊!不过要做好人,也不能白做……」向两个同伴一使眼色,笑道:「你给咱们快活快活,咱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说著凑近苹儿右颊,往那滑嫩柔腻的脸蛋强吻上去。苹儿大声惊叫:「啊……   不可以!」   她拼命想把脸转开,无奈敌不过邓贵力气,被他接连香了几下。同时,另外两个男子也分别袭击苹儿,一个扯开她身上穿的薄衫,把脸往她胸脯里埋,另一个把苹儿的裙子掀了起来,伸手进去摸她的下阴,口里还不住赞道:「湿得好快!他妈的,这娘们比上回识趣多了,才摸没两下,淫水就多得不像话……」   只听「噗嘶、噗嘶」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人已经在用手指捅著苹儿的嫩穴,食指关节迅速出入,不断制造出爱液的润滑声,果然已经湿了。苹儿被出其不意地侵犯,不过几下功夫,已然气喘吁吁,颤声道:「我……我不要……啊……啊哈……放开我,哦……唔………」   邓贵舔舔她的脸颊,笑道:「声音这么淫荡,还说不要?」向另外两人说道:「喂,别急著玩,得先找个好地方。在这儿干事,别要给人瞧见,惹麻烦!」   三个壮汉拖手拖脚,把苹儿拉进了巷子里的一间废屋,将她推倒在地。   苹儿想要站起来,却又给一人在腰间踢了一脚,翻了个身,疼得呜呜呻吟。   那人面露狰狞神色,嘿嘿笑道:「你最好识相点,少打歪主意!乖乖服侍爷们,包你回府平安。否则俺跟老爷告上一状,瞧你不被打死才怪!」   苹儿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动,只是轻声呜咽。邓贵笑道:「不是打死她,是死她才对!」另一人笑道:「这小妞细皮嫩肉的,总有一天会给死,咱们可得趁早图个痛快!」三人哈哈大笑,扑了上来,六条胳膊又撕又扯,苹儿身上的衣衫裙带,转眼间成了片片碎布。漂亮的乳房和屁股,马上沦入魔掌,被男人的手指不断蹂躏。   邓贵看著她一身洁白柔润的肌肤,馋得直咂舌头,道:「他妈的,这小妞生得还真美,白白嫩嫩的……老子今天要干个痛快!」说著拉下裤裆,掂了掂那阳物,一脸淫笑。苹儿横躺在地,连遭手掌侵袭,正自喘气不迭,忽见邓贵下体暴露,黑丛丛的长毛间挺出一条红通通的肉柱,龟头棱角粗壮,隐隐浮著青筋,瞧那尺寸,比宋尚谦还要长上两三寸,声势惊人。她一见这庞然大物,既羞怯,又害怕,身子拼命退缩,叫道:「不要……不要!那…   …那会弄死我的……」   邓贵听她这么说,心下大为得意,笑道:「你能被老子的宝贝干过,是你天大福气哪!嘿嘿,让你看看老子的厉害!」说著扛起了苹儿两条粉腿,放在肩上,让她那湿答答的花瓣向上拱起,硕大的肉棒一股脑地破门而入。   「啊……啊啊!」苹儿含泪承迎,痛得放声大叫,在肉棒摧残下,只道自己的身体已从中撕裂,当真是痛不欲生。邓贵使劲插入,也不管苹儿年轻娇柔,把那巨物直没直根,享受她下体嫩肉的紧密收缩,爽快得咧嘴狂笑,叫道:「他妈的,舒服得要命!」   旁边两人看得心痒,都已经脱光衣服,急速搓著肉棒,聊作发泄。一人叫道:「邓哥,干快一点,我可等不及了!」另一人道:「呸,刚出门不就说好了,下一个轮到我?你急什么?」那人道:「你干前面,我干后面,不就可以一起来,谁也不必多等?」   苹儿被这大肉棒奸淫得痛苦万分,眼泪收不住地直流,身体被邓贵干得前后晃动,已是汗出如浆,浑身都湿透了。受到如此残酷的打击,苹儿伤痛欲绝,疯狂地大声哭喊:「停下来……啊、救命……我……要死了……啊啊啊……」在她叫唤的同时,下身肌肉也剧烈痉挛,不断溢出黏稠的爱液,似乎膣内全被那壮硕阳具给塞满,将她花心蜜汁硬生生挤了出来。   在一番尽情纵欲之后,邓贵大声嘶吼,龟头爆发出大量精液,灌满了苹儿的娇躯。他一抽出阳具,嫩穴中便缓缓涌出白浊的黏浆,景象十分淫秽。   一名汉子笑道:「你这么勇猛,我看这娃儿已经不行了!」邓贵哈哈大笑,把渐渐萎缩的肉棒在苹儿乳房上抖了抖,笑道:「小妞,老子干得你够爽了吧?」   苹儿惨遭巨阳荼毒,已经是头晕目眩,失去了知觉,瘫在地上,除了喘气和流泪,一点反应也没有。那男人笑道:「你被干得这么痛快,老子可还没快活过呢!」说著硬将苹儿拉起来,自己坐在地上,把苹儿抱在身前,搂著她的柳腰,前前后后地抽送起来。苹儿本来已经快晕了过去,被他这一抽,又即「呃、呃」地呻吟起来。她昏昏沉沉,耳边犹听到一人淫笑:「看啊,这小妞可是天生淫荡,被干成这样,也要叫春……」   苹儿羞愧难当,拼命压抑喘气,哭叫道:「你们这样欺负我……我……   呃……啊……我恨死你们!」那人持续交媾动作,狞笑道:「我们可爱死你了,非把你玩个痛快不可!」只听苹儿「呜」地一声,却是被阳具狠狠一顶,胴体酥麻,忍不住呻吟出来。   另一人来到苹儿背后,叫道:「喂,你躺下来干!」奸淫著苹儿的汉子听了,登时骂道:「狗娘养的,你这么急色做什么?非要跟老子抢?」那人见他不躺,索性往苹儿背上用力推去,压得那男人被迫躺下,苹儿则俯在他的胸口。苹儿想起他们刚才的对话,大为惊恐,叫道:「走开……走开!」   但是她身后那人毫不怜惜,拉住她的两条手臂,握著皓腕向后扯,使她上身浮空后仰,下身前送,便将肉棒往她屁股菊穴插去。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啊……啊呀!」   苹儿后庭花尚未开苞,初次体验,就被一件大家伙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这份剧痛,比之邓贵直捣她下体牝户尤为强烈,令她痛得连声惨叫。狭窄柔软的肛门被外来力道硬扩,苹儿当真是柔肠寸断,只觉胃肠翻覆,全身抽痛,两人的抽动又不一致,有时同进同退,摆布得她震荡不已;有时同时后退,令她骤然空虚脱力;一并突刺时,前后两根肉棒夹击,隔著一层肉壁互相角力,彷佛要将之洞穿,更使苹儿极其痛苦,惨不可言。   邓贵看著,淫兴又起,脚跨躺地男子头颅两边,将肉棒往苹儿口中塞去,笑道:「小妞儿,快给我舔一舔,舔得硬了,老子还要干你呢!」苹儿嘴里充塞阳具,悲鸣声登时沉闷下来。可是她那樱桃小口,如何含得下邓贵的大宝贝?她被迫张大了嘴,唇边涎液滴垂,也含不完那肉棒,龟头却已顶到了咽喉。苹儿喉间发出唔唔呻吟,甚是痛苦,一时之间,苹儿身上汗水、泪水、口水、淫水,把她全身上下濡染得潮湿不堪。三件阳具同时摧残著她,从不同的角度抽动进退,把她的玲珑胴体恣意扭曲,造成各种淫荡的姿势。   到此地步,苹儿彻底绝望,所有的反抗意识都已消磨殆尽。她竭尽所能地摆动腰枝,吸吮唇间的肉茎,只盼曲意顺从的态度,能稍减肉体上的苦楚,并使这三个大汉早早结束对自己的暴行。那对香汗淋漓美乳落在身后男人的手中,像软面团一样的把玩,使她感到极大的羞愧,却也不由自主地乱摆双肩,想让那丰盈的乳房摇动起来,增添那男人的快感。   那人笑道:「想不到这妞儿也会发浪,居然甩起奶子来了!」邓贵像扯缰勒马一样,拉著苹儿的头发,不断在她口里抽弄阴茎,笑道:「我说还是翠香最浪,这小妞还太嫩,还得多干一干!」底下那人却骂了起来:「他奶奶的,你连著占两席,还扯蛋个鸟!居然跨在我眼前,给我看你一鸟两蛋,一团卵毛!」显然他对邓贵在他上头享受苹儿小嘴,有著相当大的不满,双手忽然抬起,跟那男人抢苹儿的乳房来揉,一边骂道:「小淫妇,贱丫头,给我动快一点!」   苹儿泪水盈盈,闭上眼睛,却真的更加卖力摆起腰来,下头那人登时喔喔喔叫了几声。邓贵笑道:「这小妞真是好料子,要是去当婊子,客人要多的踏断门槛了!」苹儿更是悲恸,心道:「我给你们弄成这样,你们还来羞辱我……太过分了!」   三个壮汉大肆侵袭苹儿的肉体,进攻她后庭的那人,首先忍受不住她肛门里头肌肉的紧紧抽搐,把阳精射了出来。接下来,苹儿的私处在迭受肉棒顶撞之下,再次成为男人发泄欲望之处,一股激流喷入她的体内。两道精液先后注入,苹儿只觉得异常气闷,小腹之中咕噜咕噜地响,翻来覆去,难过得只想吐。   在她下身黏稠得一蹋糊涂时,邓贵仍在她口中反覆享乐,肉棒先端一次次顶向苹儿的口腔深处,折磨她的舌头。地上那人受限于姿势,不能拔出阳具,当即叫道:「喂,还不快点?老子还要干她屁眼哪!」邓贵骂道:「吵什么?我……哦、哦……」说话之间,苹儿的小舌头卷了起来,使他的龟头裂缝上受到莫大刺激,一下子无法自制,呼叫声中,也已泄了精。   邓贵将她的头往后一按,叫道:「给我吞下去!」苹儿声带呜咽,睫毛颤动,仰头吞咽精液,被浓热的精液一呛,霎时感到一阵恶心,加上后庭受到蹂躏的刺激,交相鼓荡,突然「哇」地一声,身体向前一晃,呕吐起来。   邓贵的肉棒还在她口中享受余味,忽然一阵异物袭来,一惊之下,慌忙收棒,向后退开,但是阳具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秽物。苹儿把头一低,继续吐著,淅沥哗啦地,吐在下头那张脸上。那人又惊又怒,用力将苹儿推得倒向一旁,拔出阳具,骂道:「臭婊子!你……你吐在老子脸上!」   苹儿趴在地上,喘了几喘,又是一阵反胃,大吐特吐起来,嘴里的精液全给吐光,肚子里的东西也呕完了,吐了地上一大滩,臭气阵阵。   那人将苹儿翻过身子,骂道:「你这婊子!」啪地一声,打了苹儿一个耳光,低头见她酥胸高耸,丰盈湿润,当下把脸埋了进去,用她一对嫩乳擦拭脸上秽物。邓贵宝贝受秽,也是十分恼火,蹲在她的脸边,把阳具在她娇嫩的脸颊上不断揩抹,骂道:「他妈的臭婆娘,把老子的好东西都吐出来!   」只一会儿,苹儿的脸蛋和乳房,都沾染了自己腹中呕出来的物事,一片污秽,其中还混杂著邓贵的精液。   苹儿委屈地低泣著,不敢稍加抵抗。但是那颜面受呕的汉子余怒未消,仍然骂个不停。那唯一无事的男子走上前来,嘻皮笑脸地道:「这小妞真是扫兴,吐这些脏东西给咱们,老子也还她一些脏东西!」说著握住阳物,对著苹儿抖了抖,竟然往她身上撒起尿来。   苹儿感到腹部一阵湿热,登时「啊」地颤声呼叫,羞耻不已,想要躲避,却已没了半点力气,只有任由尿液淋洒,在她身上流动飞溅。另外两人见了,如法炮制,邓贵在她胸口、下体之间甩动阳具,来回洒尿,另一人最是愤恨,捏著苹儿下巴,令她张开嘴巴,尿在她的嘴里、脸上。腥臭黄澄的尿液淋得满脸,苹儿恶心得浑身发抖,想要再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了。   三人尽情发泄性欲之后,苹儿也已被凌辱得浑身污秽,狼狈不堪,俏丽的脸蛋上神情凄楚,哽咽难言。满身的精液、尿水、秽物,使她白皙粉嫩的肌肤黯然失色。一个娇艳可人的少女,在三人兽性肆虐之下,已是神采尽失,连悲恸的意愿也没有了。   邓贵看了苹儿一眼,笑道:「这娃儿虽然下贱,不过身体实在够味道,毕竟是破身没多久……咱们把她洗乾净些,再来干几回如何?」一人道:「不错,她身上脏成这副德性,干起来岂不是无处下手?」   三人穿好裤子,却不给苹儿穿衣服,两人左右架著她的手臂,赤裸裸地将她带出屋外,来到巷子尽头一处水井边。井边并无水桶,邓贵便把打水的绳索解下,绑住苹儿右手腕,笑道:「小妞,下去泡个澡罢,洗的乾乾净净的,老子好疼你呀!哈哈,哈哈!」三人哄笑声中,一齐拉著绳索,将苹儿垂下井里。   井里光线幽暗,苹儿右臂上举,慢慢给吊了下来,脚指首先一阵清凉,泡入井水之中,接著小腿、膝盖、大腿,逐渐到了股间、小腹、一直浸泡到胸口,这才停下。水波轻轻荡漾,悄悄逗弄逼近水面的两颗奶头。   苹儿浸在水中,呆呆地发楞,只一会儿功夫,右手已被吊得麻木。她左手捧起水来,抹抹脸颊,清洗脸上的脏污,又揉了揉乳房,稍加搓洗。她处身清凉之中,脑袋清醒了不少,突然间一阵悲凉,怔怔地掉下泪来,「滴答、滴答」落在水里。   她回想著刚才受到轮奸的经过,强烈的羞辱感不断涌现,心里暗想:「丫环又怎样?丫环就不是人吗?你们也是下人,为什么这样对我?」   本以为可以逃出生天,远离宋府,没想到却在小巷破屋之中,再次遭逢惨无人道的凌虐。想到从此以后,不独独要满足宋尚谦、张家兄弟的淫欲,还可能再被邓贵等人奸污,苹儿心中登感一片凄凉,越想越是绝望,忍不住放声大哭。   只听上面一人叫道:「他妈的,哭什么?」苹儿单手掩面,哭叫道:「你们三个人,简直禽兽不如……我恨你们一辈子!你们……你们一定不得好死!」   邓贵冷笑道:「你恨吧!等你被咱们多干几次,爱咱们的大都来不及呢!喂,看她洗够了,该拉上来干了。」最后几句话,却是跟同伴说的。只听几声猥亵的笑声,绳索慢慢拉了上去。   苹儿知道一被拉起,自己又会被三人强暴,惊恐之下,突然乱摇身子,极力挣扎,叫道:「我不上去,我不上去!」   三个男人感到绳索剧烈摇晃,登时加紧力道,拉得更快。邓贵骂道:「小淫娃,闹个屁!你再不乖点,老子把你的小干翻!」苹儿哭道:「不、不!我再也不给你们欺负了!」   绳索摇摇摆摆,突然之间,绑住苹儿手腕的绳圈一松,她的小手从中滑了出来。苹儿骤觉身体一轻,跟著向下跌落,惊叫声中,后脑「砰」地撞上井边铺砖,顿时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周身重入冰凉,井口的光线迅速从眼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