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负心郎全文阅读,负心郎免费在线阅读

负心郎《负心郎》(一)  一名神秘的书生,靠着他能言善道的口才及俊美的面孔,欺骗了无数的良家妇  女,除了令她们献出芳心外,还夺去她们宝贵的贞操,究竟此人能否受到应有  的报应?天网恢恢,他自然难逃包大人公正之手…  江南水乡,暮春三月,夕阳西下  一个书生,满身血污,踉跄的奔向江边,他似乎是遭人追杀似的:“救…救我…”  书生十分英俊,他的相貌是足以令女子动心的那种!  在他身后半里,有两个拿着大刀的黑衣人直奔过来:“袁凡,你出来受死!”  书生走到江边了,近岸只有一只小船,摇着橹的,是个妙龄艇姑。  她样子虽然普通,她却有一双细而长的凤眼,笑起来时,十分“骚”:  “公子,要过江吗?”她用力一撑,小船就贴岸。  满身血污的书生爬了上船,就叩了个头:“姑娘,在下袁凡,给两贼追杀,妳…妳渡我迅江吧,迟了…恐怕残命难保。”  他手、背有三、四处刀伤,虽非见骨,仍在淌血。  艇姑望了望远方:“他们快追到了,你…为什幺和恶人有瓜葛?”  她一撑,小船就离岸边。  “那是我的族叔…想杀了我,瓜分我…父留下的田产。”  袁凡吁了口气,他见脱险,就在舱中解衣察看伤口。  他露出结实的胸膛,艇姑忍不住连连偷看他的身体。  袁凡很壮,不似文弱书生,他裤裆似有“长物”凸现出来,他忙于替伤口搽上金疮药。  艇姑吞了口涎沫,她杏脸徘红,心想:“好俊悄的男人呀!”  小船荡出江心,艇姑扬起帆:“今晚,我可能回不了家,相公…你可要多给我银子呀。”  袁凡将伤口包好,展开笑面:“一定,我过了江就给妳一两银。”  艇姑咬了咬朱唇:“再夜一点,就不能行船了。”  江面上已泛起雾气。  袁凡看看艇姑,胸脯鼓鼓的,腰肢幼幼,两腿修长,别有一种风韵…  “妳叫什幺?”  “水灵。”艇姑媚笑:“我父母遇了世,是和远房伯父住那边。”  她指指江的远处,依稀可见,渔火灯影,两人越谈越投契。  “水灵,这名倒有点灵气。”袁凡突然一拉,就握着她的手,将她牵入舱内。  “喔,你…”水灵似乎想挣扎又乏力似的,袁凡把她一压,就压在蓆上。  “你…鸣…”她的嘴被他的唇封着。  袁凡伸出舌头,轻舐她的唇:“水灵…妳救了我…我娶妳做妻子好不好?我家住清水钣算是大户。”  他的手,就摸向水灵的乳房上。  她的衣钮被他解开,两只乳房露了出来。  水灵的奶子浑圆而结实,奶头、乳晕都是小小的。  她的皮肤虽然稍黑,但胜在弹力十足,而且摸上去时,似丝绸般滑。  袁凡的掌心一搓过她的奶头,她似黄豆似的蓓蕾就发硬凸起。  “啊…真美。”袁凡一俯头就含着她一颗奶头,他轻轻的吮着,再用舌头去撩乳头四周的乳晕。  “哎…啊…”水灵的身子抖颤着,她的手,大力的抓着袁凡的头巾,她不停的喘着气:“不要…不要…”  袁凡的肩、宵伤口,虽然有点痛,但他已混然不觉,他右手握着她男一边的肉球。  他的手不能满握,水灵因为摇船久了,胸脯发育得十分健美。  他五指一握,深深的嵌入乳房的肉内,然后鬆手,水灵的椒乳上,就留下五个淡红的指印。  袁凡的嘴,像贪心的婴儿一样,含着她的奶头,轻齿两下又狂啜。  “哎…我的肉…啊…”水灵的手大力地按着袁凡的头:“阿…不要…要…”  她变得语无伦次,她略为挣扎,小舟就轻荡起来。  “唔…噢…”袁凡只觉她两乳摇来摆去,塞注他口中的奶头,亦因小舟的摇动而滑出口中,他大力的握住水灵的肉球,用牙咬着她的奶头。  “哎…不要咬…啊…”水灵的奶头已凸起变硬,十分灵敏,她两腿不期然就一钳,钳着袁凡的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她的牝户“左右”的揩擦在他的小腹上。  袁凡的阳具仍未勃起,但水灵的感觉是…那是一根大东西。  他仍在啜乳,不过,手已经垂下来,去解水灵的裤带。  “不,啊…”水灵口虽叫着,但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船舱的空间很细,两人动作一大,船就摇幌得很利害。  “噢…好美…”袁凡终于扯下她的亵裤了,她平坦的小腹,及红彤彤的牝户就露了出来。  天边还有余晖,他可以清楚地看着她的阴户,那里毛毛不多,只有当中的小菁,阴唇没有外露,肉缝是紧紧的。  水灵羞得杏脸绯红,她闭上眼睛:“不要看我,不许你看…”  袁凡没有理会,他反而用手扒开她的腿,像要仔细看清楚她“里面”。  “啊…不要…”水灵羞得用手掩着双眼。  袁凡除了看之外,还伸长手指去撩拨她的嫩肉:“有汁流出来了。”  “你…你好坏。”水灵发出像呻吟的声音,她鼻孔的喘息越来越急。  袁凡故意将中指伸进她的牝户去,然后再抽出来,指头儿都是滑滑湿湿的。  他将湿湿的手指放到鼻端去闻:“好香。”  水灵忍不住了,她抬起一足,就去踩他的肚子。  她足踝很瘦、很白,因为摇船关係,她是赤足的。  “啊…唷…”袁凡轻叫起来,她的足趾,不偏不倚地,正好踢在他的阳具上。  袁凡掩着小肚:“命根子给踢伤了!”  “你怎幺了?”水灵张开眼。  袁凡一手搓揉着裤裆,一手去解裤头:“妳看看!”  他露出一根紫红色的肉棍来。  “噢!”水灵看了一眼,面孔发烫,他的“东西”虽未完全勃起,但亦有四寸长,龟头很大,实在吓人!  “本来这里是红色的,现在,变成紫色了。”袁凡握着肉棍儿:“妳要给我治一治才行。”  水灵咬着唇皮:“怎样个治?”  “妳用小嘴亲一亲他。”袁凡握着阴茎:“醮点儿口水就会好的。”  “我不要!”水灵用手掩着嘴。  “妳不要?我可痛死了。”袁凡搓着阳具叫痛。  小舟又左右摇动起来。  水灵面红红的跪了起来,她白了袁凡一眼。  他乘机将她的头一按。  “鸣…喔…”水灵张嘴,含着他受伤的阳物。  “噢…”袁凡嘘了口气,他的阳物马上变硬,再变硬…  “鸣…”水灵瞪大眼,她嘴角淌出口涎,那根东西在她口内暴胀,似乎直涌到她喉咙去一样。  袁凡按着她的头:“好娘子,妳就舐我那里吧。”  “鸣…”水灵勉强舐了几舐,她只觉他龟头流出些滑滑的液体:“够了…”  她推开他,连连的吸了几口气:“这东西…啊…”  她惊觉他的肉棍已变了六寸长:“卡在喉里…我透不到气。”  袁凡淫笑:“好…我就让蛇儿钻洞吧!”  他把她一拥,两人又滚往舱里,小舟又幌动起来。  袁凡不习惯水上生活,他的肉棍儿虽怒挺,但插了几下都是顶在水灵的肚皮上。  水灵有心献身予袁凡,她突然屁股往上一迎,两腿左右稍张,双手搂着袁凡腰眼。  他握着的肉棍这是才可顶利入“港”。  “啊…啊…”水灵眉头一皱,娇喘起来:“轻一点…好胀…好胀…”  袁凡六寸多长的肉棍,全插进她牝户内,他根本不须动,舟已左右摇幌。  水灵:“呀…哎呀…”呻吟着,她眼角流出泪光。  袁凡只要觉得阳具插在一处又紧窄、又湿润的肉缝内,他不必用气力,就弄得水灵死去活来似的。  舟在江上漂流着,水灵眉丝细眼,蕩态撩人,她腰肢摆妞,屁股旋磨,逗得袁凡大乐。  “哎…肉啊…我的肉…”她娇喘着。  袁凡将面伏在她胸脯上,偶然抬起屁股插一两下,就弄到水灵呻吟不已。  他望到她的奶头,凸硬有如红枣般,乳房渗出一点点的汗珠。《负心郎》(二)  又挺了百数十下。  “哎…受不了…胀死啦…”水灵只是两眼翻白紧搂着他。  袁凡又狠狠的捅了数十下,才一阵抽搐:“丢了…都赏妳吧!”  他龟头喷出一道白浆,直射水灵花心深处。  袁凡露出满意的神色。  而水灵呢,就紧紧搂着他,亦是一面满足神情。  “袁凡,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几天,你就叫媒人来绿香村,讨我过门。”  水灵突然张开口,就狠狠的往他肩膊咬下去。  “哎唷。”袁凡痛得泪水直标。  她咬得很深,牙齿入了肉,袁凡胳臂上多了两排血印:“妳疯了。”  “不…我们水上人家,是不会放过负心汉的。”  水灵幽幽的:“这牙印要你今生今世都记着。”  袁凡陪笑:“我一定记着,今天没有妳,恐怕我活不了,我回清水镇后,一定找人登门提亲。”  水灵大概满意了,仍揽着他不放,袁凡那软掉的阳具,仍插在她的牝户内。  “今次幸好找到这艇姑…”袁凡细想,“否则他们沿江搜索,一定会找到我…把我杀了。”  “现在我躲在舟上风流快活,看你又奈我如何?”袁凡想到这里,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究竟谁要追杀袁凡呢?  江边的黑衣大汉,绕着岸边找了几个时辰,直到初更才散去。  而袁凡就和水灵,在舟中缠绵到天亮…  袁凡英俊而阳具长,当然获得水灵开心,她梅开二度后,才将舟驶到下游,放袁凡上岸:“记住尽快找人到绿香村莫家提亲。”  水灵依依不捨。  袁凡没有给她银两,只是送了块玉珮给她:“这就是订情信物,我很快就会来提亲的!”  他上岸接就一溜烟的走了。  水灵搓着小腹,倒觉得给袁凡弄过几次的牝户,有点隐隐作痛:“好大的家伙,差点行路也痛哩。”  她摇船返家,自不然给疏堂伯父责骂,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话说袁凡上岸后,买了一套乾净的衣服,换过了血衣,竟然一直往北走。  他似乎忘记了迎娶水灵的事。  他行行重行行,竟然朝着开封府而来。  袁凡本有几两银子做盘川的,但一路花费下,几天后,剩下的钱已不多。  “好,待我看看这县有什幺大户人家。”他这天走入了县了县城,四处逛。  他走过一条街巷时,突然听见园子里有女子嬉笑声。  袁凡觉得笑声甚为甜美,忍不住就攀墙去偷看。  这户人家住的是大宅,园子里有假山石、草木花卉。  一个妙龄少女,正在园内打韆鞦。  她眼大样甜,笑起来时,面上有梨涡,皮肤甚白。  袁凡伏在墙头偷看:“真是绝色丽人,骨肉均匀,双腿修长…”  少女不知袁凡偷看,还在用力摇千秋,她胸脯起伏着,袁凡看得痴了,一不小心就从墙头跌了下来。  “砰!”的一声,他撞到墙,趴在地上半晕过去。  园内少女十分好奇,她打开园子的门,探头出来看。  袁凡和她,刚好四目交投。  “真美!”他讚了一句。  而少女媚笑了一下,粉脸通红:“你做什幺?”  “我…我寻亲不遇,肚子又饿,所以脚软跌了跤!”袁凡撒谎时,面上露出了肚饿状:“小姐妳贵姓?”  “我…我是胡惠芳。”少女娇笑:“你坐一坐,我叫爹爹来。”  她扭转头,一溜烟走了。  袁凡镇静的坐下来。  很快的,胡老头就出来了,他见袁凡一表人材,内心似乎很欢喜,马上请他到屋内用饭。  袁凡在食饭时诉说自己是秀才,但家道中落,本来想赴京应考,但缺乏盘川,寻亲不遇…  “袁公子,”胡老头请他留在家暂住:“过几日我派人陪你尊亲,假如找不到,你可以在我家的药店帮手,赚到旅费再赴京也不返。”  袁凡答应了。  而胡惠芳似乎对他十分好感,站在远处对他媚笑。  “这个小妮子情窦初开,假如我挑之逗之。”袁凡暗暗打定主意。  他在胡家停留了半个月,这晚,袁凡有所行动了。  初更时分,他悄悄的摸向惠芳的寝室。  惠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渴望有男人摸摸她,搂搂她。  她张开双腿幻想着,这时袁凡推开了窗爬入房。  “是你。”惠芳有点吃惊。  “是我…小生想得小姐好苦!”袁凡一窜就到床前,目光灼灼的。  惠芳身上只有薄裙和胸兜,两乳轮廓清晰的印在衫上,她满脸通红:“登徒子,你快走…否则我叫起来,阿爹一定将你送官。”  袁凡嬉皮笑脸的:“我不走,我死也不走。”他一握着惠芳的手。  她的小手白嫩,就像无骨一样。  “你…”惠芳的手被他握着,她心跳加速,混身发抖,叫也叫不出来。  袁凡身子一倾,就将她压落诱榻上,他阔大的胸膛,压在她胸前双丸上,只觉滑美而有弹力!  惠芳的乳房和水灵的不同,水灵是结实硬朗,她就是软中带有弹性。  惠芳的心跳得很利害,袁凡可以感觉出她胸脯中跳跃的心脏。  他嘴巴一凑,就吻在她的朱唇上。  “唔…你…”惠芳娇呼,但她一张嘴,他的舌头就伸进她嘴内。  “鸣…”惠芳不断的抖。他的舌头伸进她口腔内,不断地搅动,有时撩拨着她的柔舌,有时吸吮她的香涎…  情窦初开的她,整个人溶化了。  她双手左右摊开,抓着被角。  袁凡探深的吻着她,他似乎要把她的口涎吞个净尽似的,惠芳羞得闭上了眼。  他吻了半顿饭的时间,似乎吃光了她的口水,他的嘴,突然改变吻在她的颈侧,而他的手就按到她的乳房上。  “你…”惠芳整个人像晕个去一样,不过,她还有知觉。  这是她初次被男人摸她的奶子。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惠芳的衫很单薄,她的奶房不算得大,但亦不小,袁凡的一只手,刚好可以满握一个。  虽然隔着衣衫,但他上手心的热力,恰好烫在她的奶头上。  在摩擦下,惠芳的奶头慢慢凸起,发硬…  袁凡的嘴仍在亲她的颈,吻她的肩,他闻到阵阵处女的幽香。  “好滑好嫩的肉。”袁凡一边吻,一边讚叹。  他的手察觉到惠芳已有动情,他惠芳像虚脱了一样,一任他施为慢慢伸手去解她的胸兜。  “不要。”惠芳终于鸣咽的哭叫起来:“不要…”  “傻女,怕什幺,妳始终要嫁人的。”袁凡在她耳边低语,一边朝她的耳孔吹气。  惠芳又崩溃了!  他将手一伸,就解下她的胸兜。  “噢…”惠芳本能的用手遮着胸前,但袁凡不给她遮挡,他轻轻的拨开她的手。  她的乳房亮了出来。  惠芳双奶很白,很圆,像反转了的饭碗一样,而奶头呢,却很大粒,乳晕亦很大片的,都是鲜嗽的粉红色。  “真美!”袁凡俯下头去,轻轻在她的奶头上舐了一口。  “噢…呀!”惠芳像抽筋似的,身体一阵抽搐她两粒腥红的鸡头肉,边得更硬,凸起来时亦越高了。  袁凡像头狗一样,他的舌头就舐向她两只浑圆奶子上。  “哎…哎…啊…”惠芳除了呻吟外,已放弃抵抗,她急于尝试俊男的滋味。  袁凡吻遍了她的乳房后,见到她似藕般白的手臂,在腋下露出一小簇黑黑的腋毛。  他的鼻子,俯到惠芳腋下,去闻她夹肋底的气味。  “你…嘻…”惠芳笑起来。  他鼻孔呼吸时的鼻息,喷在她的腋窝上,那份酸痒,是女孩子抵受不了。  他拉起她的手。  惠芳整个腋窝露了出来,她那里的黑毛,浓而直,很大团。  在毛丛中,似乎还有一股似香非香的气味。  他又深深的吸索几下,跟着他的嘴就凑上去吻…  “嘻…啊…你…你…”蕙芳一边笑,身子边缩,他舐她腋窝,使她亨受到另一种乐趣。  袁凡目的是要她放鬆。  他知道惠芳是处女,假如一爬上床就作插击,可能令她由痛生怕。《负心郎》(三)  他舐得几舐,口中已塞了